人生很长,何必慌张

时间:2019-09-18 15:53 作者:js9金沙

  最近,华中师大一附中一位高三家长的演讲火了。在一场家庭教育研讨会上,这位家长分享了三个小故事,“关于说话”“关于成绩”“关于犯错”,不少网友表示大受启发,

  父母是一种职业,虽然没有岗前培训,但要毅然上岗;虽然没有专业教育,但是可以在职进修;虽然不能辞职,但是可以退休。

  孩子就像行驶的高铁,虽然家长和老师一直小心翼翼,但是脱轨现象还是时有发生。如何从容应对各种突如其来的变化,是家长与孩子要研习的必修课。

  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,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。所谓家教,不过是父母在孩子心里种下了精神和情感的种子,这些种子伴随我们一同成长。

  我读书的时候,我妈永远觉得我不如邻居家的妹妹:我没有她会做家务,我没有她乖巧懂事,我没有她讲卫生,我甚至没有她长得好看。

  本来我和邻居妹妹关系挺好,可是我妈一直在我耳边夸她嫌弃我,渐渐地我不能以平常心对她了,我开始有意减少跟她的来往。

  无数次被比较,无数次犯错被我妈痛骂或痛打时,我内心都无比怀疑我是不是我妈亲生的。最严重的时候,我整整一个月不跟我妈讲话。有一次还站在池塘边万念俱灰。

  我考上大学后,我妈对我的态度才有了转变。很多年过去了,小时候的那种被比较和被责骂的惶恐还钉在心里,常常在午夜梦回时汗湿后背。

  别人家的孩子似乎才是父母的“心头肉”。攀比让父母变得无比焦灼,从而失去耐心,越来越喜欢发脾气。

  我们不相信孩子的纠错能力,我们老担心孩子走弯路。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,我们面对生活、工作和孩子学习的压力,常常不知所措。

  坏脾气还很容易遗传,因为在坏脾气里成长起来的孩子,很容易学会“发泄情绪,复制暴力”,却很难学会有效沟通和积极面对。

  进了高一,第一次期中考试竟是全班倒数第一。这个成绩让我和娃爸难过了很久,有很长时间都不敢去教工食堂吃饭。

  这之后,女儿明显比以前更加用功。上课时尽量跟随老师的讲解,下课后也积极主动去老师办公室释疑解惑,周末也抓紧时间刷题。

  有一次我听女儿说:“有时候我冥思苦想5分钟都不得其解的物理题,我的同桌五秒钟就给出了答案。妈妈,你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吗?”

  我完全懂得她的无助和无奈。除了理解和爱,我给不了她更多。怕女儿压力大,我和娃爸把期末考试目标定为班上倒数第五。

  但现实情况却是:女儿由班上的倒数第一进步到倒数第二。比起女儿糟糕的理科成绩,我们更心疼她的努力打了水漂。

  我不顾其他人的反对,淡定地劝女儿转读文科。娃爸忧心忡忡地说:“万一她文科也读不好呢?”我淡定地回答:“万一文科也读不好,降低目标就好了。

  当我们本身充满了智慧和力量,孩子也自然受到我们的影响,女儿现在的学习成绩在她的努力中渐行渐涨,考试总分逐渐进步到班上前四名。

  不过静待花开,不是撒手不管。要对成绩优秀的孩子好,因为大多数优秀的孩子都走得很远,你现在跟她的每一天相处都值得珍惜;要对成绩一般的孩子好,因为他们将来多半就在我们身边,会陪我们过节,会陪我们过年。

  之后,她说晚上回家吃饭浪费时间,不如留在学校刷题。这个想法让我和娃爸欣慰不已。为了体现对她的爱与支持,娃爸自告奋勇每天下午回家取饭,按时送到学校,一方面帮女儿节约时间,另一方面保证她的营养。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半个月。

  一次,娃爸有事,匆忙把晚饭带到办公室,离开前交代女儿吃完了抓紧时间刷数学题。女儿乖巧地答应了。

  大约一个小时后,娃爸提前回到了办公室。女儿趴在桌上做题,一切看起来似乎很正常。可是娃爸去倒水的时候,讶然发现插座上插了一个他没有用过的手机充电器,心里发毛,质问女儿,并在女儿口袋里发现了之前放在家里的手机……

  这不是女儿第一次利用我们对她的信任跟我们躲猫猫了。女儿小的时候喜欢看书,常趁我不注意,不写作业偷偷看书,快睡觉了才慌慌张张赶作业。后来喜欢玩电脑,又趁我不在家或忙于工作时,偷偷玩电脑。再后来,有了手机,她又玩出各种花样。

  我们一直游走在“信任——被辜负——批评教育——收敛一段时间”的死循环里。虽然我和娃爸一直告诫她失去信任是一场灾难,但总因为她认错态度好而不忍心处罚她。

  人品,就像银行里的存款,每用一次,就少一点。甚至有时候,就像没有保质期的食品,只要打开破坏过,就再也不能封存保留。

  可是女儿,我们的爱只能护你到高三毕业。上了大学,或走上工作岗位,你如果随意践踏规则,失去了别人的信任,你将没有朋友,没有爱人,没有饭碗,只有垂垂老矣的我们。

  别人不用告诉你错在哪里,只需用自己的方式惩罚你或处罚你。如果有那一天,爸爸妈妈会难过今天的失职:没有在家里教育你要遵守规则,并且告诉你“规则在心里,不在墙上也不在纸上”。

  我和娃爸郑重决定:未来的一个月,取消早上和中午送她上学的便利,取消晚上爸爸送饭到学校的便利。除此之外,还必须写一份3000字的检查。

  女儿虽然有些难受,但心存侥幸,以为只要在接下来的高三起点考中考出优异的成绩,我们就会原谅她。

  我和娃爸猜到了她的心思,但不动声色。三天后,女儿的起点考成绩出来了,虽然数学只考了98分,但依然在班上排名第五。

  我严正地告诉她,这次考试,她就是考年级第一,考满分,我们也不会提前结束对她的处罚,因为这是两回事,成绩绝对不能与品德进行交换。

  好多次,看到女儿清晨出门前手忙脚乱,看到中午她在炎炎烈日下行走,我们也有些于心不忍,很艰难地跟自己做斗争。

  但女儿自我跟她谈话后,倒坦然接受着处罚。在学习上,她比以前用功了;在生活中,她比以前懂事了。最大的变化是,她愿意跟我们开诚布公坦诚相待。